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对教育而言,“乱作为”比“不作为”更可怕!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08 19:58:30  

说到教育,为什么我总是禁不住心里的甜蜜与忧伤。

我时常觉得,今天教育最大的悲哀——我们培育的不是生机,而是死气。

人世间最大的悲哀可能是:终于学会当父母了,可是孩子已经长大;就像刘若英唱的:后来,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,可惜你早已远去,消失在人海……

在一个充满欺骗的社会,说出常识,需要深刻;坚持常识,需要胆略;捍卫常识,需要勇气——对今天的教育而言,尤其如此。

我越来越喜欢用简单的“好”来说评人或事情。好人,好课,好事情,好主意——含糊,却又自有一种清晰和明确。我们可以看到很多“优秀教师”,但是很难发现一个真正的“好教师”。

能从孩子那里获得快乐的,能从职业本身获得幸福的,都是我所认为的“好教师”。

人,可以不穿底裤,但不能没有底线——教育,也是如此。

对教育而言,“乱作为”比“不作为”更可怕!

美好教育的三点:行政领导懒一点,学校校长笨一点,所有教师傻一点。可是今天,领导太勤快了,校长太聪慧了,教师太精明了,所以,教育的面目比较可憎。

一个好教师,总会用更“像人”的眼光去看待他的学生——他不会为一时的成绩,而对学生青眼或白眼,更不会为没什么意义的分数而红眼,无论是熬红、急红、还是气红。

小学教师一定要小,这个“小”,当然不是说年龄。容颜可以苍老,身体可以衰老,岁月可以沧桑,但是,我们的心灵,心理,心态,应当尽可能地年轻一些,尽可能地小一些。一个好的小学教师,一定要让自己的“心理更年期”来得晚一点,再晚一点,最好“60岁的心脏,6岁的心怀”。

赤子襟怀,慈母柔肠”——这是我对好的小学教师的一种理解和定位。

教育需要改变的东西很多,就像这个国家。可是很多东西,我们无法改变,比如说政策、体制。我们所能做的,最多就是发出自己的声音,坚定自己的操守,坚持自己的行为——作为普通教师,更是只能如此。

黄永玉说:“孩子们是我们的甜美,也是我们的悲伤,我们的骨肉,我们的心。”看着孩子小时候的照片,想着孩子现在的样子,所谓的伤感,所谓的甜美、忧伤,无非如此吧?

在一所学校,听一个老师关于“多年后,我能给学生留下什么记忆”的分享,回想自己的教育和被教育经历,我随手写下两句话:快乐和幸福总是很容易被忘却,伤害和痛苦总是很容易被记住

我曾说,中国绝大多数校长,都是“二婚”——当然,我是说他们和所在学校的关系。在今天,你几乎很难看到哪个校长是被“指腹为婚”的,他们与任职的学校,很难有两小无猜、青梅竹马的感情。从目前的体制来看,估计也绝难看到某位校长与某所学校,能够像传说中的爱情一样,一不小心就“并蒂连理”,再不小心就“白头偕老”。

参加高中二十年同学会后,曾写过一则段子:当年的差生大多发家致富,当年的中生大多当了干部,当年的优生大多研究学术。几乎可以说,所谓的差生挣钱无数,所谓的中生享乐无数,所谓的优生辛劳无数——这样看,我们应该怎样对待现在的学生?

一个真正的教育者,总是能从万事万物中看到教育的意义和价值,从而构筑出独属于自己的“教育世界”。

你现在所做的每点努力,都可能成为将来最甜蜜的回忆。

三五十年后,今天的很多物质的东西,或许都将不复存在——汽车会报废,房子会拆掉重建,但你曾经做过的某件事,播在某个心灵的爱的种子,诸如此类的影响和改变,仍会在这世间延续。这或许是教育最美妙的地方。

本文转自刀说话,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公司立场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处理。

{蜘蛛链轮}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